• 网站首页
  • 演员介绍
  • 书目剧照
  • 文化词典
  • 书场码头
  • 随笔散文
  • 民间评弹
  • 交流论坛
  • 当前位置:首页 » 演员介绍 » 东方评弹团 » 程振秋
    • 作者:网站管理员 更新时间:2010-5-10 11:58:22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程振秋先生生于一九三六年,一九五三年高中毕业于上海成都中学。其父对评弹情有独钟,“逼”儿放弃已考取的大学学业,在家乡常熟拜“评弹才子”黄异庵先生为师,跟先生跑码头一年余学说《西厢记》。但是程先生却偏学严调,经先生认可后,到苏州听严雪亭先生说《四进士》《十五贯》,钻研严先生如何起好各种角色。一九五六年在东方书场和薛君亚、徐檬丹拼三个档说《十五贯》,生意很好。有一天,严雪亭先生闻讯来听书,戴个大口罩,坐第四排,演出结束后高兴地对程振秋说:“没跟我,不容易,起角色和说表弹唱都在学我”。第二天,严先生就把有关资料给了程振秋,并寄厚望于他。
      正当程振秋踌躇满志之际,由于涉及一庄冤假错案,于一九五六年去了青海,直到一九七九年平反,才只身回到苏州。这时他已步入中年,又没下手拼档,单干业务难接,遇到许多困难。面对如此坎坷不平的人生经历,他没有气馁灰心,没有怨天尤人,用一颗平常人的心来对待,一切从头开始,作出了一件件令人钦佩而又不平常的事。
      一九七九年九月底程先生经落实政策,在相隔二十二年后回家乡的途中,却按捺不住急于上台说书的迫切心情,到无锡下车,直奔书场听书。不仅连续听了二个月的书,以让自己尽快进入角色,还在当年年底就开始动笔,新编第一部传统长篇弹词《假婿乘龙》。因为程先生非常明确地意识到,自己只有不断地编演新书,才能有立足之地,并走出自己的新路子。由于一炮打响,程先生的创作激情一发不可收,一九八三年新编《珍珠衫》、一九八六年新编《青楼凤》、一九八八年新编《高王府》,等等,至今共连续创作编演了七部传统长篇弹词。
      创作艰辛之苦,非平常人都能理解。程先生边创作边修改边演出六部长篇,尤其从一九八七年开始和施雅君先生合作后,如虎添翼,声誉日隆。到二零零二年,程先生已满六十六足岁,依然创作不息,欲罢不能。经精心构思后,于当年七月至九月,一口气写就第七部长篇弹词 《天平侯》。那时正逢酷暑高温,他自行规定一天写十个小时,一周写二回书,七十天写完二十八回书(一小时一回)。目前程先生正在乡音书苑演出的就是这部新书,复档两期共说三十回,受到听众好评。我每期必听,越益感到程先生长期学研严派艺术,无论说表弹唱,风格凸现。这里必需要说到他的夫妻拍档弹词名家祁莲芳先生的学生施雅君,她不仅说唱声情并茂,而且是程先生创编新书的得力助手,他俩合作二十年可谓“珠联壁合,相得益彰”。
      程振秋先生不仅编演新书取得丰硕成果,在培育新人方面也是善当伯乐,用心传授。苏州评弹团青年演员徐剑秋一九九八年毕业于苏州评校,因他嗓音欠佳,有关方面看法不一,考虑桉排他做酒店门童工作,并已去报到上班。当时这届毕业生在苏州书场毕业公演中篇《三约牡丹亭》,徐剑秋起“大憨”角色,不料受到听众欢迎,掌声热烈。程先生夫妇正在光裕演出,也来看公演,发现小徐“是块说书的好苗子”,马上向有关领导建议。经复核,同意小徐进苏州团,但有关方面希望小徐拜程先生夫妇为师。程先生立即带小徐到码头听书,下了书台,叫小徐“上课”,一遍又一遍,要求十分严格。在这次乡音青年早场演出和江浙沪青年培训班中,徐剑秋和王婷婷双档《武松》得到广泛好评。
      为什么程振秋先生能把过去曾经历过的曲折艰难置之脑外,一心投入“写新书,育新人”?是什么力量支撑他克服各种困难,连续创新编演七部历史长篇弹词?用先生自己的话来回答:“我只要一上书台,面对听众,我什么都不想了,来劲了”。程振秋先生对评弹事业如此执着,坚定,孜孜不求,这种“评弹情结”值得我们深思!(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