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演员介绍
  • 书目剧照
  • 文化词典
  • 书场码头
  • 随笔散文
  • 民间评弹
  • 交流论坛
  • 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东吴西周文集 » 芙蓉生在秋江上
    芙蓉生在秋江上
    •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11-5-30 20:23:10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一连三个下午翘班,坐在了长艺,我的雇主很是倒霉。好在第四个下午我收住了罪恶的脚步,不然我将不是形同下岗,而将真的面临下岗。其实,单位并不让我烦闷,书场并不让我愉悦,究竟为了什么要魂不守舍、义无反顾地奔向那两个小时,我清楚的,却又不太清楚的。

      这是王文耀、曹莉茵两位先生继武定、徐文、龙珠之后拼档的第四个码头,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在长艺听书,现在上海各方面还都合适、像样的书场恐怕只有长艺了。之前看两位的演出一直在混票,长艺的十块头总算还清了我的欠债,恢复了我的声誉。事实上,长艺的最后一排远比第一排坐着舒服、看得舒服。

      我是看绍兴戏长大的宁波人家里的孩子,《孟丽君》的故事留在我心里的永远是越剧,是王文娟、金美芳、丁赛君、周宝奎、徐天红、钱妙花她们的绝代风华。对我来说,世界的轮廓是最初的越剧打造的,人生的密码是后来的粤曲点悟的,评弹坐享其成,这不是通常的触类旁通,而是神奇的一通百通。在我把越剧《孟丽君》倒背如流的时候,家中偶然翻得的一套秦纪文的演出本竟让我废寝忘餐。《再生缘》的书后来被无情的父亲无情地带走了,秦文莲在我儿时相送的一个饼干盒子却一直都在。不听书的妈妈以前的要好朋友是新艺评弹团说书的,她们是好朋友的年月里,评弹不在我的世界里,她们失去联系的很多年后,我竟一个人走入了评弹的世界。一直想向王文耀先生打听一下妈妈的这位朋友,一直都忘记。

      王先生的这部《孟丽君》跟秦氏的本子并不相同。同一个蓝本,因为改编者不同的剪裁和拼接、不同的扩展和填充、不同的想象和创造,因为演出者不同的规格和资格、不同的风格和品格、不同的性格和人格,展现出来的东西必定是不同的。对于王文耀先生,长久以来我存有偏见,我很庆幸,这两个月让我有机会重新认识,我终于没有用我无知的文字无端地早早去伤害一位长者,一位敬业、勤奋、低调、善良的长者。

      曾经文章中的两次提及,未知王先生有否耿耿,我想那应该不算是伤害。一次写他的嗓音远比高博文之辈伟岸,一次写他的噱头已经不太合适。伟岸的终究还是被那些不伟岸的掩埋,越高级的噱头越是进不了高级的地方,我只是可惜。不过我也可喜,王先生一如既往、一往无前,不论有多少萎靡的进入了高级的地方,他始终在他认为并不低级的地方伟岸着。

      武定的第一回书我也是翘班去的,王文耀的开场白是一个报恩的故事。原来身边并不只有过河拆桥、恩将仇报,原来报恩也可以这样振振有词、旦旦信誓。曹莉茵轻言笑语:“唔介事格”。我想,这几个字并非施恩不图报的慷慨,而是那个用纤弱的躯体包裹住的强大心灵在要求自己、在鼓舞自己、在证明自己坚强。

      同样是在长艺,从深秋,到初夏,两个上手,两部书。达观在博客中有言:误了卿卿。乍看到这颇带戏剧性的文字有些别扭,当我再次想起它的时候,无限伤感。是的,所有听过并且迷恋曹先生自己的长篇的人也许都会这么说。不过,我在这里,还是想改一个字。

      处境变了,心境变了,那些看似容易做的,那些原本容易做的,霎那间无比沉重,异常艰难。两个人的路途剩下一个人的跋涉,两个人的舞台剩下一个人的守候,这一年的光阴,苦了卿卿。要把那些精细的、精致的、精巧的、精彩的、精美的故事束之高阁了,为了履行一个下手的义务,保持一个下手的本分,要与那些粗糙的、散乱的、随便的、乏味的、浅薄的故事寸步不离了,这一年的光阴,苦了卿卿。

      书台并非可以忘却一切愁苦的所在,更非可以遮盖一切愁苦的所在,愁苦,终究如影随形。唯独860的那个夜晚,描金凤护佑。所谓的琴瑟和鸣,鸣和的是岁月,是情爱,是生命。执子之手,哪怕不完美,至少是完整。

      长艺的第十四天,我终于听到了被十二天的连续开篇取代的,被善写勤编的上手取缔的曹莉茵的开篇,唱者听者都不再愁苦。那不是别的,是我倾心且久违的白玉壶内斟出的胭脂美酒。试酌百情远,重觞忽忘天。酒,从来是好东西。从前不喜欢曹莉茵,是因为觉得她身上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后来,奇怪的东西变成了奇异的东西,再后来,奇异的东西变成了奇妙的东西。所有的变化源自那夜的饮醉,我醉得太迟,我醉得太深。

      “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王文耀先生一个关于职称的经典噱头,因为曹莉茵的加盟,有了更得体的角度,更丰富的素材,更有力的论证。同病相怜也罢,同仇敌忾也好,笑声的背后是那点点泪光。铮铮傲骨,郁郁心结,但愿两位是真的超脱,真的解脱。不在天上和露,不向日边倚云,秋江上的芙蓉未开在春夏,却开在爱它的人们心头,它依然醉人,那不是碧桃和红杏会有的芬芳。

  • 上一篇: 蝶飞绕海棠
  • 下一篇: 壮志英雄
  • 【声明:本站所发表的照片和文字,全部为本站原创,如有不符合事实,请及时告知,本站将酌情处理。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