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演员介绍
  • 书目剧照
  • 文化词典
  • 书场码头
  • 随笔散文
  • 民间评弹
  • 交流论坛
  • 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东吴西周文集 » 珍宝
    珍宝
    •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11-1-12 20:28:11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半年的流浪,终于结束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那仿佛是新年的礼物。很多东西,在我们执手把玩的时候,常嫌无足轻重,当我们失之交臂的时候,始觉弥足珍贵。失而复得,得而莫失,是为珍宝。
      喜欢一个人,可以很多理由,可以没有理由。不喜欢一个人,可以很多理由,可以没有理由。我——不是珍珠粉。
      天蟾客满,这次的主角书场里见不到。天蟾客满,第一排也比茶馆里点七个开篇合算。
      袁小良,并非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即便如此,也非罪大恶极,那本来就算不上什么好汤。嗓子差了些,噱头差了些,仅此而已。倒是他口中的德、艺、才、貌四馨不失为评判一位评弹演员,特别是女演员的很好的标准。只是,当日舞台上、近日网络上被众人溢美的主角,果然德艺双修了吗?竟然才貌兼备了吗?
      从头至尾,几乎一切可以用来形容君子和淑女美德的词语我都听到了,小小书台折射出的人性、人品、人格是如此的多,我不知该疑惑还是该惊叹。其实,舞台这个虚幻所在,演员这类表演专家,要看清,没这么容易,看清了,没什么意思。
      总算没有了那些奇怪的跳跃和顿挫,这是我第一次在张建珍的演唱里面没有听到徐慧珠,可是,我依旧没有听到江文兰。丝毫不遗憾,反倒很庆幸,不然码头历练与茶座混迹真是没有区别的了。
      一个没多深积淀、多广涉猎、多大创造的人,究竟跟“才”有什么关系,单凭“西望长安难再见”把“长安”唱成了“长空”,这个人就跟“才”毫无关系了。这不是简单地唱错一个字,她需要扫盲,扫很多方面的盲。
      山妹村姑的美荡漾在她的面容上、发辫上、旗袍上,张建珍是美的,只是并非我所欣赏的那种美。大舞台上的张建珍,丢失了原始的质朴,换来了山寨的隆重。用边角料不动脑筋地做了许多手帕,不如动动脑筋去配些皮鞋和耳饰。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白主持依旧做作,邢校长极其夸张。相信在两位的鼓舞煽动下,后生们定会赶紧从大师门前绕过,赶紧自立山头,赶紧把仰望变成被仰望。新的评弹流派即将诞生,校长此生未了之夙愿之野心可以实现了。
      自立山头不是不可以,自创流派不是不可能,张建珍之流恐怕是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还是赶紧把“金榜状元”的桌围和“东方之星”的奖杯带回家,茶馆里供着想必赏心悦目,想必天长地久。
      一个不跑码头,不说长篇的人是没有资格称之为评弹演员,称之为说书先生的,然而今天,一个这样的人却有资格当状元,办专场。为她不齿,为评弹不齿。
      白燕升耳边七分吟八分唱的最高境界,在陶文瑜的笔下和黄异庵一起被判定为苏州评弹的代表,当我在为这个叫张建珍的人不齿的时候,她却是很多人心中的珍宝。我能懂得他们,因为我的心中也有珍宝。
      每个人的心中都该有珍宝,见到他们,想起他们,幸福是一样的。
  • 上一篇: 元宵
  • 下一篇: 致酷奇
  • 【声明:本站所发表的照片和文字,全部为本站原创,如有不符合事实,请及时告知,本站将酌情处理。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