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演员介绍
  • 书目剧照
  • 文化词典
  • 书场码头
  • 随笔散文
  • 民间评弹
  • 交流论坛
  • 2011年11月14日 海上吴音六十春
    天蟾满座。这是应该的。 这一曲吴音飘来海上远远不止六十年了,昨晚我们坐在天蟾庆祝的是这一曲吴音被圈锁在大上海南京路的那座小楼里整整六十年了。那一方圈地,曾经人才济济,曾经硕果累累,海上风情和那吴地乡音互相浸润开出了奇葩。只是,那都....[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1日 致酷奇
    现在的论坛,能保持一天二三十新帖数的日子,多半是因为有了酷奇。初来乍到,酷奇勤奋又亢奋。这常常使我回想起很久以前几个评弹论坛兴盛的岁月,那时的兴盛是因为有了很多个勤奋又亢奋的酷奇。这样的论坛一去不复返了,曾经的酷奇们一去不复返了。 要走的留....[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珍宝
    半年的流浪,终于结束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那仿佛是新年的礼物。很多东西,在我们执手把玩的时候,常嫌无足轻重,当我们失之交臂的时候,始觉弥足珍贵。失而复得,得而莫失,是为珍宝。 喜欢一个人,可以很多理由,可以没有理由。不喜欢一个人,可以很多....[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8日 元宵
    元宵也过了,这个年算是过完了。这个年的最后一晚我在860,我以为我会后悔,我没有。 一半评弹,一半反串,节目并不尽善尽美,演员却都尽心尽力。 曹莉茵的满宫满调似乎总不及她的轻语柔声来得美,可以震耳的声音未必可以动心。当评弹女演员的头发纷纷变....[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2日 壮志英雄
    岁末年初,一位接一位的评弹老人相继离世,这个冬天很冷,这个春天也不暖。司掌命簿的神圣,毫不懈怠,向我们昭告他的敬职。面对这位神圣,不知道能有几人敢将他们的毫不畏惧向他昭告。 眼下有人就敢。敢做者,并非英雄,并无壮志,想做就做了,仅此而已。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30日 芙蓉生在秋江上
    一连三个下午翘班,坐在了长艺,我的雇主很是倒霉。好在第四个下午我收住了罪恶的脚步,不然我将不是形同下岗,而将真的面临下岗。其实,单位并不让我烦闷,书场并不让我愉悦,究竟为了什么要魂不守舍、义无反顾地奔向那两个小时,我清楚的,却又不太清楚的。....[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5日 蝶飞绕海棠
    上周日大早,冒着瓢泼大雨践约赶往离家遥远的“轻工书场”。下了车记忆便开始在原来的轻工和后来的轻工之间错乱着,注定了我要迷失在城隍庙喧闹的人群中。好在,人定胜天,残存的记忆之光是那般的顽强,我终于信步踏入了书场大门,在开书半小时之后。后来得知....[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5日 雪中送炭
    对于评弹、对于戏曲,我始终是悲观的,无限地悲观。苟延残喘的日子是屈指可数的,苟延残喘的模样是惨不忍睹的。吾生已晚,吾生太迟,失之交臂的、渐行渐远的好东西竟是那么地多,挥之不去的、愈演愈烈的不好的东西的竟也是那么地多。在这过去的大半年里,有三....[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5日 丽音袅袅 仙乐飘飘
    缺席张碧华的丽凋演唱会似乎一开始就没能吸引到八月十八日人们投向鸟巢那般的关注,很是遗憾,不过预知的遗憾总还是要好过霎时的跌落。叫锦花的姑娘我已经说过她不少好话,这次还能夸她什么呢?依我看,她在第一个唱,后面的人都可以不用唱了,她要是在最后一....[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1日 白玉壶内琼浆满 百花...
    白玉壶内琼浆满 百花酿成胭脂红 连着几日公务繁忙,零碎的时间实在来不及凑出整文,没法让大家尝鲜了,权且给各位解闷吧。 一看到“京音吴唱”的广告就在网上订了票,如今看演出赶早买票是为了能买到最便宜的,至于座位毫无所谓,记得....[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1日 兰心是个好地方
    双休出来活动是这几年间的我越来越不愿做的事情,于是,这几年间错失的评弹演出已然不计其数,错失的人情交谊更是无可估量。遗憾的,却也是无奈的。上周六的兰心会书终于是没有被我错过,因为我等小人对于八折的便宜票子不会不贪图,也因为我辈好人举手之劳为....[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2日 东吴西周随笔《十月流连》
    十月深秋,黄叶未落,桂香已绝。风儿不再吹送着芬芳,只将路人的发梢、丝巾和衣角吹荡。这是一年里我最流连的季节,最流连的季节里我最流连的风景,怎么也看不够的,就像当年我流连的站立在山塘河边丧夫失子的母亲身上被秋风吹起的素白罗裙。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东吴西周先生随笔《八月流浪》
    乐趣关闭两个多月了,拖累了两个评弹论坛。之前那个人气鼎盛的京剧论坛因为一场浩荡的纷争不得不改换门庭,当大家都在可惜景况今非昔比的时候,倒也该庆幸逃过了这场劫难。前几日论坛小开,尽管发帖的审核速度有增无减,这样一群失魂落魄的人们仍如寻回了家门....[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1日 东吴西周先生随笔《五月流星》
    朝韩决裂,咫尺又一次隔为天涯。世上万物,毁灭是容易的、倏瞬的,修补是艰难的、漫长的。冰冻三尺,寒非一日。温寒不成,竟添严冻,恐无解期。其实,原本就不能修补的东西,何必徒劳,毁灭了也好,一切重新来过。人间地狱一般的世外桃源,还是早点毁灭了重生....[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1日 东吴西周先生随笔《四月流水》
    风不止,雨淋漓,这个四月怎么这样难熬。写下这篇流水,让我快点把它送走。四月的第一个星期六,被朋友邀去乡音听姜啸博。有生以来第一次早到了一个小时,有生以来第一次坐到了乡音前排,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风景,托朋友的福。谢天石瘦了,好看了,说得更稳了....[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1日 东吴西周先生随笔《九月流梦》
    已经不是流梦的年岁了,依旧过着流梦的年月。这个九月,不知为什么,梦比往常来得多,然而梦的主题只有一个,梦的主角也只有一个,都是美梦。夜半、清晨、午后,一个个的美梦将现实的空缺填满,将心灵的空缺填满。 填补这些空缺的工程是浩大的,因....[阅读全文]
  • 16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20篇文章/页